深读>
诗文抗疫|沈鹏先生《头条》四首品析
时间: 2020年06月02日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 李建春 编辑: 姜宝君

庚子冬春跨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笼罩荆楚大地,蔓延波及全国。在抗疫形势最紧张的一二月份,年近九旬的沈鹏先生先后创作了近二十首抗疫诗作,读后令人鼓舞。现选《头条》四首品析,从中感受诗人的精神世界、领略诗中的审美情趣。

沈鹏先生《头条》四首曾刊载于《光明日报》2020年2月21日16版

心焦如焚,家国情怀。《孟子》云:“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于谦《立春日感怀》曰:“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两位先贤均讲的是文人士大夫的家国情怀。沈鹏先生于疫情初现时即写下第一首《头条》,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的家国情怀。诗曰:“读报抢头条,总为数字焦。时时换上下,不教信心摇。”诗中“信心”两字是整首诗的灵魂,“抢”字用的极妙,是整首诗的“诗眼”。沈鹏先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的见证者,他亲历了新中国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所走过的艰辛道路,倍加珍惜伟大祖国今天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

第一句“读报抢头条”最具时代特色,疫情期间,“头条”发布了国家最权威的疫情消息。作为一名资深编辑,此间每日必看“头条”。“抢”表达了他心中关注的程度。第二句“总为数字焦”则道出了诗人牵肠挂肚为新增病历和死亡人数心焦的心境。

第三句“时时换上下”,体现这次中国政府抗击疫情的最大亮点,“换”字充分褒奖了中国政府在抗击疫情中信息公开与透明的及时性,回应与驳斥了个别国家无赖推责与无耻“甩锅”的丑恶行径。

第四句“不教信心摇”句最为给力。“不教”两字与第一句字中“抢”字相呼应,使得诗人通过“头条”消息,看到了从中央到基层,从军队到地方,上下联通,举国抗击疫情的实际行动,充满了对夺取抗疫最终胜利的信心。

事实证明,在全球许多国家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中国抗击疫情的行动富有成效

沈鹏先生题写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疏密有趣,情景交融。宋诗“开山祖师”梅圣俞言“状难写之景如在使诗情画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头条》其二体现了这一艺术效果。诗曰:“斗室无良伴,手机传好音。亲朋依我侧,謦咳菌无侵。”此诗初读似乎诗境单纯,无非是通过手机亲友间相互问候、交流的常态,但诗人巧妙地借这一特殊时期的窘境,借景抒情,达到小中见大、感人至深的艺术境界。

第一句“斗室无良伴”,是疫情初期人们禁足居家的愁境。诗中“无”字凸显出与往年春节亲友互访、热闹喜庆的强烈反差,可感知诗人当时那种寂寞、孤单与无趣的神态。首句写愁,是为后面写情作铺垫。前后贯通起来,顿感疏密有趣,由景转情,仿佛寒冬将至,黎明前猛然拉开窗帘时,满园春光尽在眼前。算来,“斗室”的孤寂,是因“无良伴”造成无奈之景,转而借“手机”之媒打破病毒阻挠出门亲友交流的障碍,所抒“传好音”之情。至此,愁绪散去,丝丝喜悦尽展诗人眉梢。

细品前两句除了一景一情相对比外,也表现在意象上疏与密的对照。如不把两句合而为一关照即是疏。第二句“手机传好音”有峰回路转之功,达到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或“鱼龙出没涛,观者无不神耸”之艺术效果。由原来的“困在户中”之愁,变“尽览天下”之乐,令人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审美享受。

第三、四句最值得咀嚼。诗人围绕打通“我”与外界联系这条主线,通过一个“依”字,即刻拉近了与天南海北亲友之间的距离,虽蛰居斗室而仿佛“亲朋”在“我侧”;最后一句“謦咳菌无侵”当是妙处, 尽显一唱三叹之慨,是“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那层,这也许正是抒情之作希望结尾能达到的最理想的艺术效果。

为何?清代词人贺裳《载酒园诗话·又编》评杜牧诗曰:“绝句最多风调,味永趣长。”谓因叙事移情手法运用达到了“化境”。沈鹏先生以其独具的慧眼发现了物我“神似点”,于是将笔力的重心移到“咳”字上,疫情期间,“咳”最敏感,“菌”最可怕,“謦”字则神秘浪漫,使整个画面浑然一体,给人以历久不衰的审美快感。

“謦咳”亦作“謦欬 ”借指谈笑,谈吐。苏轼《黄州还回太守毕仲远启》:“路转湖阴,益听风谣之美;神驰铃下,如闻謦咳之音。”王阳明《知行录》:“世之君子,或与先生仅交一面,或犹未闻其謦欬,或先怀忽易愤激之心。”两位前贤之意均讲的是谈笑与谈吐,这恰符合沈鹏先生一贯谈笑风生,谈吐幽默的特点。

凡熟悉沈鹏先生的人都知道,每逢季节转换,因受气候变化等因素,先生时有咽痒与咳嗽。此刻“謦咳”仿佛成为诗人一幅线条简约,形象逼真的肖像。此间诗人应友人之约所撰联句也映衬了这一风格:“须放松,世界共命运,口罩摘除待时日;当警惕,地球一家人,瘟神狡黠犹伺窥。”盖“謦咳”两字不仅兼有双层意思,且切时、切景、切情,诗意绵绵,读后令人会心一笑。

理趣兼融,警示深刻。所谓理趣是蕴含在哲理诗歌中的生活道理、思想认识等哲理趣味,往往有“一点即通”之妙。“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理趣,是诗人游园不成,怅惘之余,偶然抬头,心中顿悟之作。这恰如东风化雨,使人在领略哲理的同时又能欣赏到艺术之美。

沈鹏先生《头条》其三,是以“蝙蝠”主线,采取理趣兼融的创作手法,巧妙地警示世人处理好“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话题。诗曰:“描金书福字,蝙蝠画居中。饕餮愚人祸,灭蚊尚有功。”

第一、二句“描金书福字,蝙蝠画居中”,所描述的不是作为“活体病毒库”生物学意义上的蝙蝠,而是国人传统文化生活里翱翔了几千年的吉祥物“蝠”,因“蝠”谐音通“福”,蝙蝠图案与“福”字始终联系在一起。故诗句描绘的是一幅国人春节用描金书写福字,并将蝙蝠画在居中的喜庆吉祥图案。

第三句“饕餮愚人祸”,是明代文学家袁宏道《行素园存稿引》论诗词创作“生气与灵机”时所讲的“机境遇触,文忽生焉”的创作过程。针对这次疫情传播来源于“蝙蝠”一说,诗人将即兴之作贯穿于理趣之中,明确作出回应灾祸并非“蝙蝠”直接起祸,而导致“蝙蝠”传导毒素的真正“元凶”是人类中的那些“愚人”。

第四句“灭蚊尚有功”,诗人赞扬了蝙蝠的功绩。面对这位灭蚊除害尚有功的蝙蝠,使我想到蒲松龄在《驱蚊歌》中高度肯定蝙蝠“灭蚊”功勋的诗句:“安得蝙蝠满天生,一除毒族安群民。”蝙蝠可谓古人夏夜的“杀虫剂”加“驱蚊灯”。我们应该从这次疫情中深刻反省:风月同天,人类与动物究竟如何相处。

情动于中,自然生发。《毛诗·大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刘勰《文心雕龙·物色》“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这些观点均阐述诗人的性情是因受到外界事物的感召内心情感产生摇荡,用诗歌把它表现出来。沈鹏先生《头条》之四:“天使罩三层,上苍忧汝闷。疫情消解日,个个白求恩。”正是从“头条”上看到了许许多多危重病人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重获新生,由衷敬佩,即兴感咏。

沈鹏先生手书《天使罩三层》

第一句“天使罩三层”形象生动。从电视上我们看到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每天需要穿戴多层防护用具,诗中采用白描的手法,用一个“罩”字,巧妙、简约地把医护人员可敬可爱的形象勾勒出来。

第二句“上苍忧汝闷”,让人联想到在疫情初期,从电视上看到的医护人员因长时间佩戴口罩,脸颊鼻子磨破、皮肤红肿破溃,贴上创可贴又继续工作感人场面。诗人通过一“忧”一“闷”加上借助传统文化中在感天动地时才使用的 惊叹句“苍天”两字,微妙、细腻地表达了对医护人员的疼爱与感谢之情。

第三、四句“疫情消解日,个个白求恩”,写的自然、轻松、含蓄。自然,避免了装腔作势;轻松,使人在不知不觉中领略艺术之美;含蓄,避免了干瘪无力的宣讲。初看去,诗篇结构单纯,细品炼字写情却是讲究的。诗人借助大家耳熟能详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之名讴歌医护人员,尤其又在“白求恩”名字之前使用“个个”叠字,进一步增强了艺术的感染力,不由使人联想到毛泽东对白求恩那段经典赞誉:“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沈鹏先生抗疫诗作《头条》四首,出于当时的切身感受,有个性也合共性,自然朴实,情真意切,水到渠成,如神来之笔。这是我想到苏轼说他作文如万斛流泉,汩汩而出;又说他“未尝敢有作文之意,且以为得于谈笑之间而非勉强之所为”(范开《稼轩词序》)。沈鹏先生诗句,又何独不然?